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你见过哪些让你瞠目结舌的英语神翻译,哈哈哈哈哈哈

2023-03-02 14:52:15 666

摘要:购买前可以先私信咨询万娘娘相关课程详情。推出春节课程优惠活动,欢迎订阅学习万娘娘精品课程推荐(直接点击链接即可进行了解)中学必读世界名著朗读精选跟Wanderer读英文经典世界经典童话朗读精选英文原版朗读:15篇成长必读经典零基础英语朗读精...

购买前可以先私信咨询万娘娘相关课程详情。推出春节课程优惠活动,欢迎订阅学习

万娘娘精品课程推荐(直接点击链接即可进行了解)

中学必读世界名著朗读精选

跟Wanderer读英文经典

世界经典童话朗读精选

英文原版朗读:15篇成长必读经典

零基础英语朗读精选

简单慢速英语口语

跟Wanderer读英文经典

英语单词500个:领读课!

陪你读完英文世界名著

暴虐中学英语100句(必考句型)

暴虐高中英语100句(必考句型)

3小时,构建你的写作体系

人生必读的十首诗


前段时间帮一位同学批改英语作文

内容大致就是介绍自己的家乡

写写自己如何思念家乡

作文里他写了这样一句话:

I really miss my parents and my rhubarb dog.

这个“rhubarb dog”是什么狗呢?

我猜这大概是狗狗品种的专有名词

怀着好奇心,我上网一查,当时就笑喷了

此大黄非彼大黄

“rhubarb dog”中的“rhubarb”其实是

一味中药“大黄”而不是大黄狗的大黄

可见英语单词真的不能胡乱翻译啊

不然会闹出不少笑话

看看网友们都遇到过哪些奇葩翻译吧


01

@dadadadada脸猫

之前看某一个翻译版本的全球通史,里面出现一个奇怪的人,叫“牛通”,我很疑惑,因为我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但书中用的形容词都是很夸张的,类似“震古烁今”、“改写人类历史”之类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对世界历史一无所知。

后来才知道,这个名字是Newton(牛顿)的音译。

02

@yako

之前在银行大厅办理业务无意中看到的,简直笑疯了。是一米*线不是一*米线啊!!!米线(noodle)就不要乱入了好嘛!

03

@我家大王不听话

之前老师播放美国人登月的纪录片给我们看,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之后,说了一句话: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当时一位同学翻译成:上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自动脑补男厕小便池前……)

04

@さくら

之前在网上看到的,看一次笑一次:

Pearl Harbor 珍珠港,我们叫蚌埠。

New York 纽约,我们叫新乡。

Red River Valley 红河谷,叫丹江口。

Phoenix 凤凰城,叫宝鸡。

Rock hometown 摇滚之乡,叫石家庄。

the fifth avenue,第五大街,叫五道口。

Greenland,格陵兰岛,叫青岛。


05

@YELI不打烊

去年有美国学者来学校访问,我们英语老师被抽调过去当翻译,当时学校还特意举行了一个欢迎仪式,校长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说着致辞:金秋十月金桂飘香,我们迎来了美国xxx学者的参观访问......"

说了大概有小半分钟,然后轮到我们英语老师翻译,在全校师生的注视下,英语老师只说了一个词:“Welcome”,校长的脸都要绿了.....


06

@鸭梨山大

言简意赅,毫无违和感.....

07

@咕噜咕噜捶

是时候祭出这张图了: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把秀兰·邓波儿Shirley Temple的名字翻译成少林寺;把《生活大爆炸》里面的主角Sheldon翻译成夏侯惇,我就觉得上图的翻译都不是事儿


08

@你妈叫你回家恰饭

我大学室友!超爱恶搞翻译,他翻译的东西能让所有人笑shi:

《We Are the Champions》—— 我们都是昌平人

《We Found Love》—— 潍坊的爱

《Young Girls》—— 秧歌

《Because You Love Me》—— 因为你是我的优乐美

《We Need Medicine》—— 我们不能放弃治疗

《Love Maze》—— 辣妹子

《The Best of the Yardbirds》—— 绝味鸭脖

《Follow Your Heart》—— 怂

虽然现在毕业了,但是现在听到这些歌,还是能想到他,很搞笑的一个人,哈哈哈哈哈哈


09

@kiyumi

大家大多说的是搞笑的失误翻译,我来说个令人惊艳的吧。

翻译家许渊冲在翻译《为女兵题照》中的“不爱红装爱武装”时,他把“红装”译为“ powder the face(涂脂抹粉)”,武装译为“ face the powder (面对硝烟) ”。这一段恰到好处地表现了“红”与“武”的对应,以及“装”的重复。这样的翻译兼具意、音、形三美,实在是很高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